高考加油网|高考从这里开始!

高考加油网|一个免费的高考辅导网站

当前位置: 高考 > 高考语文 > 语文复习 >

2019年高考,现代文学类文本阅读经典题目及解析秘籍

时间:2019-03-25 15:45来源: 作者: 点击:
高中语文现代文阅读理解分论述类文本阅读,文学类文本、实用类文本三大类,所占分值为35分。其中文学类文本阅读,所占分值为15分,一般是一道选择题(3分)两个问答题(6+6分)。文学类文本阅读在历年的高考中常以小说或

  高中语文现代文阅读理解分论述类文本阅读,文学类文本、实用类文本三大类,所占分值为35分。其中文学类文本阅读,所占分值为15分,一般是一道选择题(3分)两个问答题(6+6分)。文学类文本阅读在历年的高考中常以小说或散文的形式进行命题,下面为2019年高考生带来文学类文本阅读的经典题型及抢分秘籍。

  一、阅读下面的文字,完成后面的题目。

  紫色人形

  毕淑敏

  那时我在乡下医院当化验员。一天到仓库去,想领一块新油布。

  管库的老大妈,把犄角旮旯翻了个底朝天,然后对我说,你要的那种油布多年没人用了,库里已无存货。

  我失望地往外走,突然在旧物品当中,发现了一块油布。它折叠得四四方方,从翘起的边缘处,可以看到一角豆青色的布面。

  我惊喜地说,这块油布正合适,就给我吧。

  老大妈毫不迟疑地说,那可不行。

  我说,是不是有人在我之前就预订了它?

  她好像陷入了回忆,有些恍惚地说,那倒也不是……我没想到把它给翻出来了……当时我把它刷了,很难刷净……

  我打断她说,就是有人用过也不要紧,反正我是用它铺工作台,只要油布没有窟窿就行。

  她说,小姑娘你不要急。要是你听完了我给你讲的这块油布的故事,你还要用它去铺桌子,我就把它送给你。

  我那时和你现在的年纪差不多,在病房当护士,人人都夸我态度好技术高。有一天,来了两个重度烧伤的病人,一男一女。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一对恋人,正确地说是新婚夫妇。他们相好了许多年,吃了很多苦,好不容易才盼到大喜的日子。没想到婚礼的当夜,一个恶人点燃了他家的房檐。火光熊熊啊,把他们俩烧得像焦炭一样,我被派去护理他们,一间病房,两张病床,这边躺着男人,那边躺着女人。他们浑身漆黑,大量地渗液,好像血都被火焰烤成水了。医生只好将他们全身赤裸,抹上厚厚的紫草油,这是当时我们这儿治烧伤最好的办法。可水珠还是不断地外渗,刚换上的布单几分钟就湿透。搬动他们焦黑的身子换床单,病人太痛苦了。医生不得不决定铺上油布。我不断地用棉花把油布上的紫色汁液吸走,尽量保持他们身下干燥。别的护士说,你可真倒霉,护理这样的病人,吃苦受累还是小事,他们在深夜呻吟起来,像从烟囱中发出哭泣,多恐怖!

  我说,他们紫黑色的身体,我已经看惯了。再说他们从不呻吟。

  别人惊讶地说,这么危重的病情不呻吟,一定是他们的声带烧糊了。

  我气愤地反驳说,他们的声带仿佛被上帝吻过,一点都没有受伤。

  别人不服,说既然不呻吟,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嗓子没受伤?

  我说,他们唱歌啊!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们会给对方唱我们听不懂的歌。

  有一天半夜,男人的身体渗水特别多,都快漂浮起来了。我给他换了一块新的油布,喏,就是你刚才看到的这块。无论我多么轻柔,他还是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呻吟。换完油布后,男人不做声了。女人叹息着问,他是不是昏过去了?我说,是的。女人也呻吟了一声说,我们的脖子硬得像水泥管,转不了头。虽说床离得这么近,我却看不见他什么时候睡着什么时候醒。为了怕对方难过,我们从不呻吟。现在,他呻吟了,说明我们就要死了。我很感谢您。我没有别的要求,只请您把我抱到他的床上去,我要和他在一起。

  女人的声音极其好听,好像从天上吹来的笛声。

  我说,不行。病床那么窄,哪能睡下两个人?她微笑着说,我们都烧焦了,占不了那么大的地方。我轻轻地托起紫色的女人,她轻得像一片灰烬……

  老大妈说,我的故事讲完了。你要看看这块油布吗?

  我小心翼翼地揭开油布,仿佛鉴赏一枚巨大的纪念邮票。由于年代久远,布面微微有点粘连,但我还是完整地摊开了它。

  在那块洁净的豆青色油布中央,有两个紧紧偎依在一起的淡紫色人形。

  (原文有删改)

  结合文意,简要赏析“女人的声音极其好听,好像从天上吹来的笛声”这句话的含意。

  【答案】这句话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,写出了女人的声音带给“我”的震撼,表达了“我”对这对恋人悲惨遭遇的同情,对他们可歌可泣的爱情的歌颂,以及对他们美好的祝愿。

  的愿望,寄托了对他们的同情和祝福。

  理解文中重要句子的含意时须注意:

  1.避免囫囵吞枣,要把握句子的基本意义;

  2.要结合具体语境,探明句子的特殊意义;

  3.学会审美鉴赏,体会语句的表达作用。

  二、阅读下面的文字,完成后面的题目。

  麦收

  孙犁

  1939年,冀中解放区小麦黄梢的时候。

  二梅在街上来回地吹着笛子。青年妇女们一个一个从自家大门里走出来。她们站在那新刷写上晋察冀边区“双十纲领”的高房下面的大槐树树阴里。她们简直是挤在一块儿,手里的铲镐碰得叮当乱响,还夹着清脆的说笑。队伍站得整整齐齐,风吹动树枝筛下的阳光,在她们的头上、衣服上游动,染成各色各样的花。二梅站在队前问:“你们拿着家伙干什么呀?”“挖沟!”大家一齐大声地回答。

  “对了。驻在咱村的队伍,今天下午去打击敌人,这是为了保护咱们的麦子。我们也不能落后,我们把接村路挖通!”二梅用高粱秆分好段,用铁铲划上印,说:“来吧,两个人挖一段,一把铁铲一把镐。”

  队上的指导员从一块麦地里走出来,后面跟着个背大枪的矮个子通讯员。在村里住长了,他认识二梅。他说:“部长领导得好,真积极!”二梅也直起身子笑着说:“指导员,我们弄好了路,你们抓不住鬼子,叫他们冲过来,我们可批评你!”指导员说:“好,好,好。你听枪响吧!”指导员穿进另一块麦地,他的衣服和麦子一个颜色,麦穗打到他腰里。那个通讯员却淹没在麦地里了,只有那黑黝黝的枪口露在外头。不久,这枪口也消失不见了,一只布谷鸟像是受了惊,慌慌张张地从东边飞过来,一声连着一声叫着:“莫黄莫割——莫黄莫割!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